母亲的白发

五一放假,已提前回到家,第一眼就看见母亲前额的白发,李白有诗云,白发三千丈,缘由是个愁。母亲是为我愁的。回到家母亲问我想家没有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在外从来都没有想家的感觉,而母亲却一直惦记着我,还是希望我能好好学习。

人生永远充满着无奈,虽然母亲希望我能有所成就,但我还是如此的一事无成,对学业仍然提不起兴趣,唯一希望的是能够毕业。回家的车上碰到4年未见的高中同学,听闻我的事都说我不物正业,这也是我一直不敢面对他们的原因。

早上母亲又去朋友的小超市里上班,本来已经不须操劳,可是为了我这个不孝子还在忙碌着。每次回家都有如此的感慨,可每每回到学校似乎又忘记了,不知道是不是又在等后悔的时刻。

Google进军中国

google中文域名的回收可以看出google已经开始进军中国了。

有报道google已经在上海设置办事处,并且有可能聘请sohu前任COO来主政,看来google来势不小,国人是不是该替baidu担心起来了,google在技术上肯定要比baidu强的多,共同竞争中文搜索,baidu是不是还能独占鳌头,这次靠政府干预看来是不行了。

Open Resouce

用中文来说就是开源,开放源代码(这里说的都是php程序)。装过程序的都希望拿到的程序是开源的,方便修改更新和优化,但是出于版权的问题,很多程序都加密了也就是zend了。

我总觉得程序zend是非法传播造成的,作者辛苦写了一个程序,发布出去,被人改头换面一下就变成别人的,心里又是什么滋味,部分商业的程序也zend,是出于对程序的保护。使用程序也很长时间了,发现国人的商业程序通常是加密的,为什么?出于对国人的了解,如果不加密肯定有人出于利己的目的非法传播出去,包括国内著名的discuz程序也被非法传播过;可国外很多的商业程序都是open-resouce的,为什么不加密,出于对客户的信任,而我们却经常能拿到很多国外商业程序,虽然称之为研究学习,也不乏非法用于自己的站点建设,不过只能过活在别人的阴影下面。

虽然我们宣扬的是open-resouce和资源共享,但也应该保护别人的劳动成果。记得曾经看见有人把别人的程序hack了以后公开发布,理由是,虽然程序是你开发,可你用的操作系统,软件是正常渠道得到的吗?颇有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嫌。

竞价广告

自从google推出adsense以后,国内也陆续推出了竞价广告。不知道怎么会是,竞价广告一到中国就变了味,看看广告上都是什么,不是白癫疯,就是狗皮膏药,奇了怪了,中国就没别的东西卖吗?再者就是所谓的新闻联盟,虽然定制的是时事新闻,不知道为什么出来的不是花边新闻就是狗仔队的娱乐新闻,好好的一个网站上面挂些这种广告是不是自降品位?

广告发布商在引进广告的时候是否也看看这个商品是否适合发布。

昏君和忠臣

忠臣常常是和昏君联系在一起的,就好像绿叶一定是衬托红花的,好像君主不昏庸就无法体现臣子的忠贞,于是乎自古就用臣一定要忠于君的理论,子要忠于父,妇要忠于夫。

到今天我们所听到的是忠于党忠于革命,为什么喜欢用忠于这个词,我常常由忠于想到的是愚忠,是对心理的麻痹。我们是否该想一想为什么要听命于它,有什么值得的地方,而不是一味的唱那首忠于革命忠于党的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