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之初

听母亲说,自己是出生在凌晨3点多,刚好前一天是情人节,所以我经常把自己的生日写成2月14日。日子也蛮巧,这天刚好是大年初三,无论是农历还是公历的生日都很好记,不过麻烦的是,每次过生日常遇到喜宴,刚好把自己的生日冲掉,据说这生日是20年一循环,可惜我20岁的时候没循环到,年初三这天恰巧是2月14日。

5岁之前都是生活在东北内蒙古的通辽市,因为父亲入伍,母亲随军,我就诞生在父亲当兵的地方。现在对那里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,只记得到处是冰天雪地,好像因为好奇跑出去抓了把雪塞嘴里,感觉凉凉的也没什么特殊。对自己家的印象只有那张炕了。我是喝奶瓶长大的,记得长到3,4岁的时候半夜起来不要喝水,就喜欢喝奶瓶里的牛奶,喝完又常常在床上画“地图”,印象中,我犯这样的事父母好像没有打骂过我。记得家里养过兔子,还有鸡,隐约记得屋前有好多养兔子养鸡的笼子,小时候特喜欢的小动物就是兔子了。

母亲常说我小的时候很乖,长大了倒不懂事。那时候父亲是军队里,母亲在军办企业里上班,经常没人照看我,母亲把我一个人放家里,我不哭也不闹,到中午的时候母亲才回来做饭给我吃。父母说我在通辽上过托儿所,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可能是太小的缘故吧,还说那时候我把家传的一条银质的脚链丢托儿所了。

由于生长在东北,母亲常说我小时候常说东北腔的普通话,现在说普通话的时候,很多人都说我是东北的,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住东北的缘故。

我5岁的时候(1987年),刚好碰到国家大裁军,父亲当了大概19年兵以后转业到了苏州老家,自此我又恢复了苏州人的身份,虽然一开始我们都说自己是吴县的,当时吴县还没并入苏州大市,现在吴县成为苏州的一个区,吴中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