迁回苏州

记得是5岁的时候,1987年,全家搬回苏州吴县的胥口镇,记得是母亲背着我,走过胥江上的那座老桥(现已重见)第一次听到轮船汽笛的声音,再接下去的十几年中每天都是听着这个汽笛声睡觉的。到了新家,第一顿饭好像吃的是刀削面,东北常吃,现在常常记起那种味道,青菜加些毛豆,很鲜。

父亲进了镇上的供销社做副主任,一同退伍的战友都进了政府的各个部分,就现在来说就是比较热的岗位。母亲也就进了供销社的批发部。就当时而言,供销社是个相当不错的单位,计划经济,物资供应大多通过供销社,所以一来就有房子分配,是在供销社生产部的办公楼,一部分房间用做住宿。

我就进了就在母亲单位隔壁的幼儿园,每天放学一拐弯就到母亲的单位了,所以从来不需要家里人接送,当时好像也没这个习惯。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情景记不太清了,上的是小班,见到的人都特别陌生,父母都不在身边,都不知道那天我是否不适应,印象中好像没有,因为听父母说我小时候不怕陌生,陌生的人家随便就进去了。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学前教育。

记得幼儿园中午都是要午睡的,睡醒以后起来吃东西,然后上学前教育课,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养成的,中午不爱睡觉。午睡的时候是两个人睡一张床,那时候没有男女之分,小男孩有的时候就和小女孩一起睡,我记得自己好像有和小女孩睡一张床的经历,可能那就是我和女性亲属以外的女性第一次比较近的接触,不知道是不是懵懂,那时候就有种异样的感觉。因为我中午睡不着老翻来覆去,搞的别人也睡不着,后来中午我就干脆跑出去玩。

然后我顽皮的特别就暴露出来,听长辈们说,我们家族的小孩大部分小的时候都很顽皮的,而我的顽皮又别人不一样,他们用苏州话叫做“斯文厌”,意思是很文静的顽皮。举个例子,第一次到大爷爷(我爷爷同父异母的兄弟)家去玩,就把他们家洗衣服用的棍子扔到井里去了。

(已经深夜两点了,答应过她要早点睡的,自传明天继续)

自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