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邪之童年

在幼儿园的事情记不得多少了,就知道那时候不爱午睡,偷跑出去玩过,后来是不是经常这样也不太记得了,不过印象中好像没有中午以午睡的形式度过的记忆。有些事好像是梦境又好像是真实的,如果要搞清楚,得问另外的当事人了,不过现在物是亦人非。

回苏州以后,我差不多就没有离开过苏州这个地界,直到上大学,生活也变的类似,每年9个月在上学,3个月假期差不多就待家里或者其乡下亲戚家住和玩。当时的玩伴就是幼儿园的小朋友,乡下亲戚的小孩,以及住所周围少许认识的小孩。

我是在87年的下半年进的幼儿园,本来和我一起读小班的到88年9月份的时候就都上小学了,本以为自己也可以上了,可后来被告之年龄不到,要6周岁才行,于是读完中班又读了一年大班。其实能不能上小学其实也是可以靠关系的,以为后来知道当年进小学的有比我小的人也进了,包括到大学发现同宿舍还有比我小一岁的。所以到了89年的时候父母找上认识的人,就把我送入了小学,其实按年龄是可以上学了,6周岁么,按地方上的算法,我是“大月生”,7岁的时候就6周岁了,而一些“小月生的”到8岁才算6周岁,不过是当时就学年龄控制的比较严,还得托下关系。

我的人际关系(可能也算不上)就是从幼儿园开始的,因为在那开始认识新的人,有些一直一起读完了高中,但也许是性格上的问题,自己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说话的朋友,直到进了大学有了女朋友,才有倾诉的对象,但对于男性朋友而言,读了4年大学,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觉得可以深谈的,倒是和女生比较容易沟通,也可能是异性相吸的缘故吧。

(由于虚拟主机的问题,昨天blog停了一天,到今天凌晨的时候才恢复,当时也没有什么心情写,就拖到了现在)

自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