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销

刚刚接到一个北京(01083336088)打来的电话,因为前端时间在乐淘族买了双鞋,说要寄张vip8折卡给我。寄就寄呗,说还有一套进口化妆品可以送,需要我支付30元快递。此时就有点疑惑了,网购很多次了,从北京记过来,快递要30块?后面又来一句,需要20元手续费,还有因为是进口的,要交150元进口关税,一共是200元。有这200块,我不会自己去商场买啊,还你寄干嘛。我说既然要钱就不必寄了,没想对方立马就挂了,好歹我也买过你们家的东西,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。

自己也是做销售的,这位姐姐的推销功底一般,只能算蒙骗型的,说是送其实也就卖而已。另外我也怀疑此号码是否是乐淘族的官方号码,不知是否有官方对此类事件负责。再另外,如果不是乐淘族打过来的,我的购买信息怎么会有人知道?乐淘族是否需要对此负责?

白芳礼

这个人的名字还是第一次听闻,白芳(方)礼。这个数次落选感动中国的老人,至今还频频为人提起。白芳礼

他的事迹,百度或者Google一下就知道了,这里转载下他的语录。

白芳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
  “我嘛都没干,又让上面重视了。”
  “我是老劳模,嘛事就得多为国家做点事,多做点贡献……”
  “我没文化,又年岁大了,嘛事干不了了,可蹬三轮车还成…孩子们有了钱就可以安心上课了,一想到这我就越蹬越有劲…”
  “想想那些缺钱的孩子,我坐不住啊!我天天出车,24小时待客,一天总还能挣回二三十块。别小看这二三十块钱,可以供十来个苦孩子一天的饭钱呢!”
  打定支教的主意,白方礼对儿女们说:
  “我要把以前蹬三轮车攒下的5000块钱全部交给老家办教育。这事你们是赞成还是反对都一样,我主意定了,谁也别插杠了!”
  白芳礼对南开大学老师说:
  “我这样一大把年岁的人,又不识字,没啥能耐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,可我捐助的大学生就不一样了,他们有文化,懂科学,说不定以后出几个人才,那对国家贡献多大!”
   白芳礼对支教公司的受雇员工说:
   “我们挣来的钱姓教育,所以有一分利就交一分给教育……”
  白芳礼对受助学生们说:
  “同学们放心,我身体还硬棒着呢,还在天天蹬三轮,一天十块八块的我还要挣回来。”
  “你们花我白爷爷一个卖大苦力的人的钱确实不容易,我是一脚一脚蹬出来的呀,可你们只要好好学习,朝好的方向走,就不要为钱发愁,有我白爷爷一天在蹬三轮,就有你们娃儿上学念书和吃饭的钱。”
  白芳礼在等活间隙吃馒头,对认识他的围观群众说:
  “这有嘛苦?这馍是农民兄弟用一滴一滴汗换来的,人家扔了,我把它拾起来吃了,不少浪费些么!”
  白芳礼对红光中学孙玉英老师说:
  “我不吃肉,不吃鱼,不吃虾,我把钱都攒着,给困难学生们。”
  白芳礼在病中对关心他的市民们说:
   “我挺好的,谢谢大伙惦着,等我出院了,还要支教去!”
   老人临终前时断时续地说:
  感谢大家的关心。他表示,要是有来世,还将蹬三轮为年轻后生们播撒自己的爱心。